<ruby id="z1vnd"><i id="z1vnd"></i></ruby>
<strike id="z1vnd"></strike>
<strike id="z1vnd"><i id="z1vnd"><del id="z1vnd"></del></i></strike>
<strike id="z1vnd"></strike>
<strike id="z1vnd"></strike>
<span id="z1vnd"></span><strike id="z1vnd"><dl id="z1vnd"></dl></strike>
<strike id="z1vnd"></strike>
<strike id="z1vnd"></strike>
<span id="z1vnd"><i id="z1vnd"><del id="z1vnd"></del></i></span>
讓五星紅旗飄揚在非洲大地
——ASA專班攻堅紀實
發布日期: 2018- 11- 05
分享到:

中鋼集團從1993年起進行可研調查,選擇了世界上鉻礦儲量最多的南非進行投資,生產中國冶金工業急需的鉻礦及下游產品鉻鐵。1995年底在北京正式簽署合營協議,1996年11月合資企業ASA(中鋼占股60%)在南非注冊成立。由于中國和南非在1998年才正式建立外交關系,ASA的成立對促進兩國外交關系做出了很大的貢獻。


集團債務危機,ASA深陷泥潭

2007年ASA進行了擴建項目。按照批復,項目投資總額為4.4852億美元,實際到位項目貸款資金2.75億美元,全部為口行貸款。該項目全部由銀行貸款建成,投資大,利息負擔沉重。因全部采用美元貸款,貸款金額高達2.75億美元,財務負擔沉重,匯兌損失巨大。2008年擴建項目同冶煉廠配套的礦山項目因金融危機造成項目資金未到位,于2010年停建。因此,造成ASA礦冶不匹配,生產效益低下。 

2014年根據集團“三年三步走”改革脫困工作方案,設立了“10 1”重點專項,ASA為重點專項之一。2014年2月成立ASA專班,專班由股份公司領導牽頭負責,成員由相關職能部室和業務協同相關公司負責人組成。

2014年6月20日,中鋼集團未能按時償還部分銀行利息,各金融機構開始加緊收貸,最終導致企業資金鏈斷裂,中鋼集團債務危機發生了。在國資委的關懷下,經過同相關債權人的協商,決定對中鋼集團進行債務重組。這是自建國以來最大的國企債務重組,涉及金額達660億元,涉及金融機構超過60余家,涉及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銀行、進出口銀行等國家大型銀行,需要銀監會、國資委協調,最終還需要國務院的批準債務重組方案。在集團陷入債務危機的大背景下,各下屬子公司的資金面更是雪上加霜。中鋼集團遠在南非的投資項目中鋼南非鉻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ASA”)正在經歷資金緊張的煎熬。

根據集團指示,ASA采取了多項措施來改善公司的經營狀況:探討多種改善礦冶不匹配的方案;裁員增效;內部挖潛,回收低品位礦石、尾渣及爐渣;調整生產方案,降低三項費用,穩定現金流等一系列措施,但卻未能阻止ASA的下滑。ASA至2010年報表未分配利潤為11.38億。但近年來經營損失巨大,其中2011年虧損6.1億元,12年虧損3.3億元,13年虧損3.4億元,14年虧損3.1億元。在集團總部進入債務重組的大背景下,2014年ASA的運營已經深陷泥潭。


鉻鐵市場低迷,ASA難以為繼

鉻資源市場自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除2010年略有反彈外,持續低迷,歐洲鉻鐵標桿價格(Benchmark Price)從2010年的136美分/磅鉻,一路下滑至2015年的108美分/磅鉻。期間南非鉻鐵冶煉廠冶煉成本卻持續上漲,因電力短缺自2007年電價上漲374%,平均每年上漲21.5%,同期CPI僅6.3%。同時,勞工成本也以每年7-10%的幅度上升。

2015年6月1日下午,集團召開了總經理辦公會議,通報了ASA應急預案相關事宜。東悅投資認為,僅通過內部挖潛難以使ASA擺脫困境,必須以保護資產、維持現金流時間最長為原則擬定當前生產方案,并在此基礎上進行債務重組和資產重組。通過實施條件、現金流等情況對比,建議選擇“保持礦山生產、冶煉廠停產維護裁員”方案。會議要求,東悅投資按照所選ASA應急預案抓好組織實施,做實做細相關工作,努力保證企業穩定、維持現金流。

2015年10月,ASA下屬的DCM礦山發生罷工事件,雖然ASA管理層及時處理,但罷工最終未能和解,造成了難以估量的經濟損失。根據集團的指示ASA和DCM開始了裁員工作,參與非法罷工的254名員工按照法律規定于11月份予以解雇,至2016年初進入司法救助前,公司員工尚有376名。

2015年12月24日,內外交困的ASA宣布停產維護,此時的ASA的資產負債率已經達到了160%,ASA和中鋼集團上上下下籠罩著一層陰影。屋漏偏逢連夜雨,2016年2月24日,GlencorXtrata所屬煤炭公司因ASA欠其200萬蘭特貨款到期未能支付,向南非高等法院提出了清算ASA的起訴。Xstrata沒有通過律師要求還錢而是之間起訴清算ASA,而Glencor的身份使得ASA管理團隊高度警覺。GlencorXtrata的起訴使得ASA和中鋼沒有了退路,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央企,破產清算不是選項,進一步注資也沒有可能,商業救助成為了唯一的選擇。

2016年2月26日周五,集團做出了申請商業救助的決策,授權前方團隊執行。ASA董事會也一致同意申請商業救助。周末,前方團隊抓緊組織資金同Xstrata取得了和解。為了避免其他債權人又提出訴訟,前方團隊周末將商業救助申請文件準備妥當,2月29日一早ASA向南非企業和知識產權局(CIPC)提交了商業救助申請書和其他相關文件,意味著ASA正式進入企業救助階段。


黎明前的黑暗,DCM陷入危機

就在ASA剛剛申請商業救助后,ASA所屬全資子公司DCM礦山又陷入了危機。DCM是ASA的全資子公司,和ASA共享一個團隊,資金上也是統一調用。當ASA陷入危機進入商業救助之后DCM不可避免的也陷入了困境。運輸公司Transmac Group PTY LTD就其2261萬蘭特債權擬對DCM提起破產清算訴訟,為了防止破產清算,DCM緊急協調 Jubilee公司先行償付Transmac1000萬蘭特,余款通過Jubilee處理DCM尾款所得逐步償還。DCM同Transmac于3月24日簽約和解并于同日遞交了商業救助申請,3月29日正式得到確認。救助人雖不同于ASA救助人但來自于同一家律所。

ASA所屬的DCM礦山一直是以子公司的獨立實體運營的,因債權是按照不同的實體體現的,按照南非當地法律規定,獨立實體必須單獨申請商業救助。

至此,ASA冶煉廠和DCM礦山都進入了商業救助,實際上到此刻,中鋼在南非所投資的第一家實體企業壽終正寢,這在參與過ASA投資和經營的中鋼人心里的滋味是酸楚的,有惋惜,有不服,有反思。終究,那飄揚了18年的五星紅旗從ASA的旗桿上飄落了。


努力終有回報,光明就在前方

司法救助申請后,為中鋼爭取1-2月的時間。在此期間,ASA專班緊急準備司法救助方案。而鉻資源市場在這一刻跌入了深深的低谷,2016年1季度末中國進口鉻鐵市場價格一度跌破了50美分/磅鉻。在這一刻,撤出鉻資源行業,止住出血口的聲音必須予以尊重。特別是ASA(包括津巴布韋的ZIMASCO)都已經列入了“僵尸”企業,順勢撤出至少在政治上正確。

而央企的責任所在又促使中鋼人勇敢的站出來,鉻資源是對國家是有戰略意義的品種,也是中鋼的核心業務之一,放棄ASA對中鋼來說無異于自斷手足。

此時,中鋼鉻資源板塊的一個亮點為決策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中鋼薩曼可鉻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Tubatse”)。

Tubatse是中鋼集團同南非Samancor公司于2007年組建的合資企業,雙方各占股50%。Tubatse擁有鉻礦資源量約7700萬噸,鉻礦產能100萬噸/年,鉻鐵產能37萬噸/年。Tubatse由于資源稟賦良好、礦冶能力匹配、內部生產管理規范,且合作伙伴Samancor公司生產運行管理經驗豐富,自組建以來持續盈利,累計利潤達11億元。

因此如能說服Samancor同中鋼合作以Tubatse為平臺收購ASA和DCM有效資產則對中鋼而言則是不幸中的轉機。首先,中鋼集團繼續控制ASA以及相關鉻資源,符合中鋼戰略,最大限度保障中鋼的利益,進而保障了中方的利益。持股比例由60%改為50%;其次,有利于低投入、低成本、高效率解決ASA礦石供應問題。ASA經營危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重要原因之一為ASA的礦冶不匹配,36萬噸鉻鐵冶煉能力,礦石需求為84萬噸,缺口為40萬噸。而Tubatse目前自產礦約100萬噸/年,除自用外稍有富余。收購ASA資產后,礦石也會出現短缺,約30萬噸/年。Samancor東部礦山礦石產能超出冶煉自用達約170萬噸/年,可供應ASA冶煉廠。這樣不需要投入新礦山即可解決ASA礦石短缺問題,是一個中鋼與Samancor雙贏的方案;最后,有利于對ASA有效管控,使企業盡快產生效益。幾年的實踐證明,相比ASA,Tubatse的管控是成功的,與合作方溝通順暢,管控機制有效,企業效益顯著。Tubatse收購ASA后,可復制這一管控模式,借助Samancor管理、技術優勢,盡快復產,使ASA盡快擺脫困境、產生效益。

經過多種方案的比較和分析,經過2016年3月17日中鋼股份黨政聯席會議批準,確定了以合資公司(Tubatse)收購ASA資產的首選方案。同時為了以防萬一,中鋼也在聯系其他合作伙伴收購ASA,以保證中鋼堅持多年的鉻系資源開發戰略得以繼續實施。至此,中鋼參與ASA救助的思想得以統一,原則得以確立,專班團隊上至集團領導,下至普通員工明確了努力的目標。

在集團確定首選Tubatse收購ASA方案以高效解決ASA商業救助問題后,ASA專班在集團兩位主要領導支持指導下,認真努力系統推進相關工作。2016年4月8日至10日,中鋼集團總經理劉安棟率隊赴南非現場與Samancor的CEO Jurgen以及CFO Wessel進行談判。中鋼集團雖然面臨資金短缺等劣勢,但也有幾張重牌,中鋼集團最重要的力量實際上來自于自己的堅決回購ASA的決心。在經過了10多個小時的斗智斗勇、艱苦磋商,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再加上2007年至今Tubatse合作的成功,終于促使Samancor放棄了獨自收購ASA的打算,中鋼堅持住了原則、底線和利益。2016年4月9日Samancor同中鋼集團簽署了框架協議,雙方同意以Tubatse為平臺通過商業救助程序合法合規的收購ASA和DCM有效資產。隨后雙方高層又在迪拜就雙方合作進行了進一步的溝通。

中國進出口銀行是ASA救助的主角,ASA專班十分清楚口行的決定對ASA司法救助非常重要。4月13日,公司與口行就救助方案進行實質溝通,并致函口行,請求給予支持。同時,在專班的大力推動下,國資委也致函口行,支持中鋼利用Tubatse平臺按照商業救助程序收購ASA資產。此后,專班在多次現場溝通的基礎上,又三次致函口行,爭取支持上述救助方案??谛芯硎緦⒙男袃炔砍绦?,無法給予明確回復意見。7月29日,ASA專班甚至寫信給口行行長,爭取口行支持中鋼利用Tubatse收購ASA資產的救助方案。

2016年9月20日一則新聞在中鋼朋友圈里刷屏了,一時間中鋼海內外包括已經離職、退休的中鋼員工共同慶祝:中鋼總體債務重組方案獲得國務院批準。9月27日銀監會、國資委到中鋼集團宣讀了國務院的批示并對中鋼未來的發展給予了重托。中鋼總體債務重組方案的獲批為口行對ASA重組的內部決策打下了基礎,而此時口行自行進行的資產評估結果也出來了,中鋼的報價很好的滿足了口行內部審批的要求。

11月9日,口行明確提出希望中鋼與Samancor設立SPV公司,并質押SPV的股權,避免與開行產生沖突。按照口行要求,ASA專班第四次致函口行,承諾新設SPV公司50%股權的分紅權以及處置收益權優先用于償還口行留債及可轉債。11月24日,在ASA專班的不懈努力下,口行終于復函表示Tubatse報價方案是最優商業救助方案。Tubatse救助方案于2016年12月6日在ASA債權人大會上通過。東悅投資和Samancor各持有SPV公司50%的股份,新公司中文名沿用“中鋼南非鉻業有限公司”,英文名稱為“Tubatse Alloy Pty Ltd”。

ASA冶煉廠的重組取得了階段性的成功,從目前的情況看,中鋼的報價合理、合規,符合市場預期,也滿足了口行的要求,最終Tubatse救助方案獲得成功乃是眾望所歸。2017年上半年,東悅投資及專班成員與Samancor圍繞公司設立、運營規劃、股權轉讓、資金來源、生產管理、礦石供應等一系列事項進行艱苦磋商。7月6日,雙方在南非中鋼大廈簽署了股東協議;9月20日,ASA救助人與Tubatse Alloy公司董事,簽訂了ASA資產銷售協議生效條件落實確認書,Tubatse Alloy股東協議也同時生效。


鳳凰涅槃,新ASA勝利復產

2017年10月中旬,新ASA復產項目小組成立,并于2017年11月1日正式接管原南非鉻業(ASA Metals)冶煉廠全部資產。復產小組除日常正常的經營會議外,每周召開復產工作組高級別會議,除了現場團隊外,中方和Samancor高級別人員均例行出席,對復產工作進展進行檢查和監督。復產過程中現場人員取消了除公共假日之外的年休假,每天工作從早7時到晚7時,以確保在最短的時間內實現復產

經過4個多月緊鑼密鼓的準備,復產小組克服了人員招聘難、設備供應慢、時間緊、任務重、礦山與冶煉廠要重新分開布局等重重困難,珍惜每一秒時間,在中外團隊的共同努力下,終于2018年3月7日晚實現勝利點火,鳳凰涅槃、浴火重生,這標志著中鋼南非鉻業進入新的篇章。


ASA重組是一個漫長而又艱辛的歷程,在此期間,ASA專班深入一線,攻堅克難,披荊斬棘,沐風櫛雨,最終讓五星紅旗繼續飄揚在ASA冶煉廠的上空。這來之不易的勝利離不開ASA專班的嘔心瀝血,離不開黨中央、國務院的深切關懷,離不開無數中國企業的無私幫助,更離不開無數中鋼人的堅守與付出。

在中鋼集團二次創業的新征程中,ASA專班的攻堅精神將會鼓舞著所有中鋼人以永不懈怠的精神狀態和一往無前的奮斗姿態,以抓鐵有痕、踏石留印的干勁,擼起袖子加油干,為開創中鋼二次創業新局面,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不懈奮斗!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5544444